水晶球APP 高手云集的股票社区
下载、打开
X

推荐关注更多

牛牛扫板

高准确率的大盘预判。热点龙...


好运天成_大成

股票的趋势结合量化结构的风...


风口财经

重视风口研究,擅长捕捉短线...


短线荣耀

主攻短线热点龙头为主,坚持...


牛市战车

投资策略:价值投资和成长股...


妖股刺客

职业研究15年,对心理分析...


投资章鱼帝

把握市场主线脉动和龙头战法...


股市人生牛股多

20多年金融经验,工学学士...


利弗莫尔2018

小韭菜


蒋家炯

见证A股5轮牛熊,98年始...


我们谈谈“新与旧” (一): 为什么我们喜欢用旧有的、自己已经懂的东西去解释和消融一个全新的东西?

小韭菜淘金   / 02月12日 15:10 发布

几年前,我在N市参加一个饭局,聊投资。

饭局有时候比正式会议好,因为正式会议太正式,大家都端着,各种PPT和数据模型砸得你脑瓜嗡嗡响,讨论起来也“有板有眼、中规中矩”,太正经了。而饭局就不一样了,饭局轻松,随意,流露的都是不经意间的平时难以见到的话外之音。特别是几杯酒进肚后,大家各抒己见,挣抢发言,那叫一个真性情。而且,饭局上大家对股票的见解,是口语和通俗的表达,更接地气,更本质,三言两语往往涵盖一个上午的PPT。

所以,饭局上往往有真东西,同时,饭局上往往也传递一个人最真实的想法。好的饭局,真的很难得。

image.png


我有一位顶级的上海大佬,他跟我说有次饭局改变了他的人生。那还是改革开放的进程中,估计距离《繁花》背景那个时代不远,他参加一个饭局,席间,大家关起门来聊浦东的房子,那个时候很多人没有今天这么敏锐,互联网也没有今天这样发达,很多人认识不到浦东地价和房价的价值。那次饭局,有几位神秘嘉宾,反复强调浦东的房子。我那位朋友静静的听,后来他跟我说,虽然几十年过去了,他还清晰记得当时饭局上有一句话震惊了他:

浦东的房,买一套少一套;浦东的床,买一张少一张。

这句话惊醒了他。

从此,他四处找能找到的所有钱去买浦东的房子。

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房地产有了近三十年的牛市。

那位朋友跟我说,如果不是那次饭局,他可能就错过了这么大的房地产牛市。

饭局,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。当然,我们说的是高端饭局,而不是厮混。

我开头说的那次N市饭局,我们也聊一个今天看来很超前的话题:抖音。

当时抖音还没有今天这么普及,刷抖音的人也没有今天这么多,抖音对我们生活的渗透还很小,抖音的各种功能和生态基本没有搭建好,对于不敏锐的人来说,可以“忽略不计”。

但就在这个时候,在这个饭局上,有人敏锐的聊起了抖音。有人说,抖音这个东西不得了,可能颠覆阿里和腾讯。

这句话还没有说完,几个人就反对:

“抖音不就是以前的XX嘛”;

“抖音不就是当初的电视购物嘛,有什么新的”;

“抖音不就是把电视搬到手机上嘛”

......

言外之意,抖音没有什么大惊小怪,也没有什么新奇的,这玩意我们很早就见识过,不要抬举它。


当时我的思想比较保守,我也没有看得出抖音有什么“新意”。

但,事隔很多年后,站在今天再看抖音,发现这玩意太了不起了,完全是一个庞然大物。

于是再回首当年的饭局,我就深刻的反思:

为什么一个全新的东西到来的时候,绝大多数人喜欢用“老东西”去消解它?在这里,抖音只是我们的开题引子,我在这里不是讨论抖音的,是在讨论认识论的。我感兴趣的是,为什么一个完全创新的东西来到事间,很多人第一时间喜欢把它归为一个“早已见过的、老东西的阵营”?

比如,我曾跟很多人汇报龙头的思想,很多人还没有听完,就不耐烦的说

你这个不就是我们当年做的那种新高战法嘛

或者说,你这不就是打板战法嘛

还有人说,你这不就是强势股战法嘛,我们十几年前就玩剩下了

.......

我说不是,我们的龙头还包含对主线和情绪的判断,还包含第一性因素,还有人气指标。

话没说完,就又被对方打断:

怎么不是,你看你这个跟我们以前那个XXX是不是很像。

到最后,无论你怎么说,怎么解释,他总是把你的东西归为他过去的某个东西里。

这种消融很可怕,因为它只愿意看到新东西旧的一面,不愿意看到一个貌似旧东西带有新的一面。

 

或者说,为什么很多人总是从他的思维结构去看一个完全不同维度的东西?

当然,这里我举龙头的例子也许不恰当,我的意思是说,很多全新的东西,都会被一些人用他固有东西给“消化”了。

后来我发现这是一个认识论的问题,这个问题很深刻,深入研究和思考它,很有意义。

几个月前,我就准备把我的思考写出来分享给大家,但当动笔的时候,一直迟迟下不了手。因为我发现这样的话题太难写,而我又有完美主义倾向,生怕写不好。所以,我也希望大家给我足够的鼓励。

我一直想等思考成熟了再写,为此做了很多准备。

再说,写这样的文章太费时,一直也没有大段的时间静下来去整理,因为这样的文章往往一整个上午或整个下午,才能写其中的一部分。

最近,恰逢长假,我觉得不能再拖了,于是计划把这个话题的思考全部写出来,今天开题,引出这个话题灵活追问:

为什么我们喜欢用旧有的、自己已经懂的东西去解释和消融一个全新的东西?

敬请期待!(股市的逻辑)